联系站长! 傻子-跸西blog 傻子-跸西微blog
如需使用回复可见功能
请回复后刷新所在页面

顶部

底部
Feed on
Posts
Comments

yw

虾米网的根据喜好推荐音乐 每几天都能淘到一首喜欢的歌 这首《你笑着流出了泪 》是2000年就出来的音乐,随机播放到这首歌 音乐响起就知道是首老歌 没有听过的老歌 没指望能给自己带来惊喜也没有切歌,前奏结束人声响起的时候就可以体会到了90年代人们对颓废感的追捧,记得那个年代 只要颓废就能让很多姑娘喜欢你,颓废的声音唱了两句,紧跟着就是歇斯底里的绝望这几句歌词一下就打动了我 重点不是在于歇斯底里的绝望打动我 而是绝望背后透出的对绝望的叛逆 对生活的敬畏 和 不放弃 不是歌词透出了这种感觉 而是歌声. “我说只要存在着生命,谁又会把希望放弃,你说希望顶个屁,钱也没啥意义,你说只想弄个明白,到底谁是谁的上帝,我真想安慰你几句,可没有合适的词句,你说存在的都将无意义,所以活着需要勇气,我说你别再喝了,明天还得赶路呢,你说走他妈再长的路,还不是通向坟墓”尹吾也是一个诗人化的歌者

虾米网试听:

这首歌出资专辑《每个人的一生 都是一次远行》
专辑介绍:

听音乐是幸福的,“做”音乐是痛苦的,但没想到,会疼痛至此。
如许多象我一样平凡的人们一样,除了每天乾活、微笑、散步、向坏人致敬、为鸡毛蒜皮烦恼,在许多孤寂的夜晚,我偶尔也会陷入漫无边际的回忆,陷入那些时间之水流经我的脑海时留下的一个个小小的漩涡。每当此时,我的喉咙里就不由自主的涌动着一些记忆沉闷的声器,它们应该就是我笔下的这些歌曲最直接的来处了。

尹吾自述

姓名:尹吾 性别:男 出生地:广西南宁。

  出身卑贱,相貌平平:身矮、面黄、言辞笨拙、行动迟缓,有患轻度妄想症之嫌疑(做梦都想当歌星),幸对他人及社会尚未构成大的危害。用专业音乐工作者的眼光衡量,此人大概可以归类为“业余爱好者”之类。因为年轻因为幻想,更因为受挫,所以常借着吉他编排些音符,渲泄过剩的精力。

  在我那些荒腔野调中,你们可以听到在这个弱小的生物个体的内心深处,积满了欲求不得满足的苦痛, 个性不得张扬的压抑和扭曲。虽然不时的也有对少女、鲜花、大海、阳光的赞美和向往,但更多的是对黑暗、恐怖、邪恶和死亡的病态热衷。更有着对我的广大同类的无比的憎恨和无尽的依恋。一语蔽之,此人有病。

  此人会“玩”音乐得归究于在广西中医学院药学系大专班念书时,参加了学校的学生乐队。在乐队里玩的是贝司,唱的是崔健,同学们都夸我唱得比崔健还他妈崔健,为此曾自鸣得意许久,但我一向表里不一,每当遇到此种褒奖,总是虚伪的加以否认、搪塞,其实心里早已美得屁颠屁颠的了。

  90年毕业后曾在几个低档歌舞厅短期的充过歌手和乐手,因为将《亚洲雄风》篡改成“我们亚洲人民最贫穷,我们亚洲热血都白流……”,所以没人再愿意再雇佣这个“疯子”。后来从事过的职业有搬运工、三轮车夫、仓库保管员、药店售货员和药品推销员。

  94年夏天借推销药品之机前来京城朝圣,并组织了一支乐队,但跟京城无数朝生暮死的乐队一样,这支乐队同样无声无息的夭折在了襁褓里。然后是厚着脸皮向京城各家唱片公司挨家挨户的毛遂自荐,但谁看着他都象一个标准而典型的傻子。就在已近绝望,准备打道回府继续卖药的时候,却戏剧性的与麦田音乐邂逅并以闪电般的速度签下一纸两年的音乐婚姻。

  99年他的合约期满,但专辑始终未能出版,于是再次凑钱制作完成首张专辑,交由老友红枫开办的“新蜂音乐”负责代理。

歌词:
我快要睡着了
可还得睁着眼
你说呀说不停
我听也听不清
你说活着真没劲
轻轻叹了口气
又突然笑哈哈
你傻笑什么呢
你说你没情绪
把日子过下去
你说他妈的
是生存还是死去
你笑着流出了泪
也流出了几分疲惫
你是因为感到了虚无
还是真的活得压抑
我说你是喝多了啤酒
还是真的没米下锅
你说给我生的理由啊
和存在的意义
我真想安慰你几句
可没有合适的词句
我说只要存在着生命
谁又会把希望放弃
你说希望顶个屁
钱也没啥意义
你说只想弄个明白
到底谁是谁的上帝
我真想安慰你几句
可没有合适的词句
你说存在的都将无意义
所以活着需要勇气
我说你别再喝了
明天还得赶路呢
你说走他妈再长的路
还不是通向坟墓

活着就是受罪
活着就是劳累
活着就是互相折磨
活着就是不对
活着就是受罪
活着就是劳累
活着还得互相安慰
活着就会憔悴
活着就是受罪
活着就是劳累
活着就得拼命挣扎
活着就得干脆

我真想安慰你几句
可没有合适的词句
你说存在的都将无意义
所以活着需要勇气
我说你别再喝了
明天还得赶路呢
你说走他妈再长的路
还不是通向坟墓

1 个评论 to “【音乐推荐】《你笑着流出了泪 》-尹吾”

  1. 婷婷说道:

    博主你的文笔真的是太好了,小弟看了你这篇文章让我见识了不少啊!真是太谢谢你了,希望博主也能支持一下我,来我博客站踩踩。

有什么想法,说两句吧